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架上烤架,开始烘烤,我一屁股坐

发布:admin09-16分类: 九九漫画网

进了连绵的群山。SIG SG550突击步枪
  队长一声令下,边上就传来了快慢是Redback凶悍的作风给她抢了不少的甜头。
  看着尘土慢慢地掩盖死者的脸,我站在坑边上看着我死去的第一个战友,这时我才感觉到有了一个完整的战斗生活。受训,出征,交火,杀戮,负伤,阵亡,这才是完整的战争!第一次体会到狼群虽然强悍也不是无敌的,但这更激起了我战斗救存的信念。
  看着大熊把木头放在地上,我举着发木的双手,自言自高温的岩浆,所以岩壳上面的空气是那种会扭曲视线的热空气,而这块后面是个洞,因为没有这种热空气,因而这块岩壳比较醒目。
  看着手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我从来没有这么亲切过。以后不知还能不能回到祖国,回到家乡了,这张身份证成了惟一证明我是一个中国人的物件了,握着这张卡片,脑海中翻起无尽的思绪!
  看着树下混乱的阵势,我和屠夫忍住身形不敢动,我们靠近河边是上风处,催泪弹并不向我们这里飘,就在我努力地想辨认敌我的时候,“咚!咣!”一发闪光弹、一发震爆弹在树丛的正中间炸开,剧烈的闪光刺得我的眼一下子瞎白瞎白的,震爆弹巨大的声响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地响,声波像针一样穿破我的耳膜,直接击打在我的半规管上,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又瞎又聋地从树上跌了下来。
  看着他们两个熟练地把野猪分割扒皮,架上烤架,开始烘烤,我一屁股坐到石头上,心里有一千个问号,可是看见屠夫那张“凶”脸,我就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接过屠夫递过来的烤肉,眼睛一瞬不移地盯着屠夫,我小心地问:“你是同性恋吗?”
  看着他们眼中露出的危险信号,我赶紧把钻石藏了起来:“干什么?想抢劫吗?我报警了!”
  看着他敏捷的背影,我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想想现在楼中匪徒的位置这么散乱,要是一会儿打起来了,有散匪逃上来,或有人来查看狙击手撞上我,那我可就遭殃了,还是再往上多走几层的好。我拾起手枪,顺着楼梯,爬到了15楼,心想这里估计不会有人了吧!就在我坐到一张办公桌下面,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听见对讲机里有人大叫:“老大,我们派上去抓那小子的人都不见了,狙击手也没有回应。”
  看着他那一脸“求我啊,求我我才说”的样子,我翻了个白眼,扭头环视四周,发现了在不远处正在给伤者擦汗的神父。
  看着她脸上从没有露过愁容,我没想到她心中还为这种琐事而苦恼,我一直以为她是个豪爽的巾帼英雄,看来她也有柔软的一面。
  看着她瘦弱的身体在晨风中摇摆,我无奈地说道:“如果被抓住了就挺,挺不过就招,招过就是死,这就是佣兵的生活,佣兵不在《日内瓦公约》范围内。宛儿,到一边去,我们很快就完了。乖!”
  看着屠夫那满足的表情,我觉得他才是真正合格的“战争动物”,追逐战争,享受杀戮。虽然我已经不再对杀死敌人有负罪感,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像屠夫那样享受战争。
  看着屠夫凶恶的微笑,小山般的肌肉,我发现自由和平淡的生活已经离我越来越远了。“你很会‘说服’人,屠夫。可是我身体状态不行,旧伤口还没有好,山林中又跑了几天,我身体透支很厉害。我现在根本无法去打仗。而且士兵不都要先受训,然后才上战场的吗?不如先让我休养一下身体,再受点训练,然后再参加行动好吗?”我露出身体上依然红肿的伤口,指着发黑的眼圈,运用缓兵之计。
  看着下面蜂拥而上的各色叛军,我们单薄的火力马上就顶不住了。突然一个非常阴险的念头蹿上我的心头:他们这么团结,我们绝对支持不住,必须要分化他们。
  看着消失在视线中的直升机,我知道它们没有走远,现在他们能看见我,而我却看不见他们,我从猎杀者的身份变成了猎物。
  看着小猫上蹿下跳的,我深深地感觉到真是人不可貌相,别看小猫长得像个专业情妇,可是这身轻功,着实了得!终于在她差点说出我最丢人的事情的时候,我抓住了她。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把小本子抢了过来,一把扔进厨房的火炉里。还没松口气,边上的美女接口道:“第一次遗精是在10岁,你还真早熟啊,刑天!家族其他成员大多是医生和教师……”看着美女不用看书像背作文一样把我家的族谱都快全背出来了,我抱着头坐在那儿听着四周的笑声,心想,完了,脸丢完了,让我死了吧!
  看着兄弟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我看了一眼东方,心中默念道:再见吧,祖国!希望你的儿子还能回到你的怀抱!午夜,一架大型军用运输机降落在飞机跑道上,所有人都背起行囊上了飞机。坐在飞机上,我问队长:“队长!我们去哪儿?”
  看着眼前穿梭的红男绿女,我越来越提不起劲头,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我慢慢地溜出房间,望着天上的星光我想起了家乡,现在家里应该是几点了呢?父母应该睡了吧?大哥估计还在执行警戒任务,而宛儿……
  看着眼前的尸体,我第一次有了杀了人的感觉,原来杀人并不难,就像扎透了一个牛皮包成的水袋。书上说的什么害怕、四肢冰冷的感觉都没有,除了刺鼻的血腥味让胃部不太舒服外,就是用力过度后的疲劳了。拔出扎在我肩膀上的刀子,好像按下了痛觉开关,搏斗时完全感受不到的疼痛全部涌上心头,痛得我呲牙咧嘴蹦了半天。
  看着一群人都发神经,我有点发毛,心里想着还是回去再睡会儿好了。谁知还没等我转过身,一只纤纤细手就把我的领子拽住了。美女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拉到人群中,让我坐在她和小猫中间,然后,让厨师又上了一份饭,一大堆人都看着我吃,我毛毛地看着大家小声地问:“你们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看着一群人酒足饭饱后,我叫老板结账。也没看账单,就把信用卡交给他。一边的Redback看着我一脸羡慕地说:“还是狼群有钱啊,连账单都不看?这一餐最少也要数千美金,你也不心痛?”
  看着一群人在那里你争我抢地没有一点风范,我由衷地感叹中国饮食文化的魅力。
  看着医生他们被揭穿阴谋的笑脸,我的心情从山顶跌进谷底。操!没一个好东西!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