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儿惊慌,然后又变成热烈

发布:admin09-16分类: 九九漫画网

也许将来我也是这么回家的!不过,看着周围的战友,我又觉得也许和他们一起作战为他们赴死也不是一件坏事!想到这里我轻松了许多,也许直到今天我才真正地融入了狼群的生活,而康哥拉基地那件事只是一个催化剂吧!
  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色,我们一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调侃着,等到了天色一黑,我们就听见天上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鹰眼来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猎物,我慢慢地从弹袋中取出昨天就准备好的装有冰冻弹和
  口径556×45mmNATO
  口径762×51mmNATO 得我一愣一愣的,呵呵,AK还真得人心啊!
  李明伸手去拉宛儿的手,可是被宛儿甩开了。宛儿抢到圈中对大家叫道:“《日内瓦公约》不许虐待战俘的,你还是信天主教的,你怎么能这样?如果你们被抓住了,他们也这样对你们怎么办?”最后眼光对上了我,一脸义愤地盯着我看。
  李明先是一愣,神色稍有点儿惊慌,然后又变成热烈的期待,看得我一毛一毛的,这家伙怎么回事?一会儿工夫脸色能变出这么多样子,真有意思!
  李明也赶快拉着宛儿拽到一边去,一边走一边用中国话说:“别说了,这些人不是一般士兵,他们是战争动物,没有人性的!”
  李明一看到我的表情,跳起来“”又给了我一记,我没带头盔,只是带了个防暑帽外面罩了个伪装网,他这一记敲得我脑仁都是痛的。
  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我大致估计了一下应该有40多人,有男有女,都穿着华贵在那里聊天,不时有朗朗的笑声传来。
  理论射速650rpm(发/分)
  理论射速700m/s
  良心的折磨,比肉体的伤口更痛苦,从小受到的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教育所形成的伦理建筑一瞬坍塌,我感觉我根本就不是人,竟然袖手旁观一群畜牲在我面前残忍地凌辱一个弱女子。我怎么能如此做?我简直和那些家伙没有什么分别!
  两个穿着美式迷彩服的金发男子踏步走了进来,站在军营中央。
  两个人从我藏身的柜台前经过向大厅走了过去。等他们走远了,我赶紧钻进了卖登山用品的柜台。
  两个人尴尬地笑了笑,不敢说话了。我看了看他们,没想到非洲人用来换米换面的东西竟然在欧洲暴利至此,怪不得珠宝商替他们请佣兵打仗,几万美金的军火换几百几千万的钻石,如果不打仗了哪还有这种暴利呢?这是不让卖象牙了,否则埋在地下的大象骨头都要被刨出来洗洗换可口可乐了。
  两个小时后,轮到屠夫值守,我抱着枪躺下就睡,一闭眼就进入了梦乡。不知睡了多久,反正手上的表还没有提示轮到我值守,天上就传来了直升机的噪音。我睁开眼抱着枪爬起来,抬头一看,一架CH47D支努干运输直升机在一架米24雌鹿的掩护下落在草原上,两个巨大的螺旋桨圈起的黄土迷得人睁不开眼。鹰眼在雌鹿上伸出手向我们示意,让我们快上飞机。
  两个小时后,我们降落在丛林中先锋他们用烟雾弹标示的一块空地上,大家迅速地冲下飞机,建立防线,不一会儿先锋和几个政府军军官从丛林中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的担架队抬着两大排的伤员送上运输直升机。看着那么多的伤员,我有点儿紧张,看来这个佣兵团不简单啊。              
  两粒小豆豆在我后背划过,我腾地一下又“站”了起来。我不好意思地捂着“小天”坐在地上求饶道:“小猫,看在我让你赢钱的份上不要再玩我了,谢谢!”
  领了身份牌,仔细打量一下,看上去好像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牌,只是上面没有名字,只有一对狼牙浮雕,后面贴着一张密码:XT1202151。把身份牌挂好,又听见队长说:“所有人注意,明天晚上我们出发到非洲去,大家准备一下。”说完队长就宣布解散。
  留下狼人望风,其他人带着小男孩潜回丛林深处,准备问话。
  妈的!一群杀人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不过看来我要不说,这群不要脸的家伙真敢跑过去问人家。
  妈的!又是这家伙,坏人家帮忙的机会!可恶!
  马赛的市中心我还是第一次来,看着满街的花花绿绿,我第一次有了到外国的感觉,满眼都是棕发碧眼的外国人,看上去很陌生。
  骂了半天,我也骂累了,睡意从脑底慢慢地涌了出来。在进入睡梦之前,我朝门边扔过一只瓶子,把猛虎刃和手枪放在了枕边。
  骂完后,我捂着腰跑下山坡冲进树林,奔向叛军的基地。现在希望就像伸手可及的苹果一样容易实现。
  慢慢地,疼痛感消失了,涌起的是一股睡意,我的眼皮越来越重,意识正在流失中。
  慢慢地,我的伤好了,狼群的合约已经完成了,我们决定在圣诞前离开康哥拉回法国。自从我再次住院就没有再见到宛儿,而我也不敢去想她,因为一想到她我就仿佛又听到那个声音在叫:你是凶残的野兽,是吃人的魔鬼!走开!走开!……最让我意外的是Redback和神父他们也要到法国,而且要借住在我们基地过圣诞。而兄弟们则强烈威胁,如果我不请客请到他们满意,就把当兵当到发神经的事打电话告诉我父母,吓得我许给他们无数顿餐饭,基本上都快包了他们一年的伙食了。不过我一点儿怨言都没有,因为如果不是我的兄弟们,我就真的精神失常变成疯子了,我从没想到我也有精神这么脆弱的时候,不过医生后来告诉我,人人都有一个精神粉碎点,一旦那个精神粉碎点受到打击,人就会精神失常。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这个粉碎点,只是这个点有没有受到打击而已。
  慢慢地车队分开成了两队,神父和Redback他们带着侍者的灵柩到加德圣母院去净洗后埋入教会的墓地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