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Redback蓝色的大眼睛,口水都

发布:admin09-18分类: 九九漫画网

屠杀替日
  “先锋,快过来!”骑士马上就叫狼群中最会拆雷的。
  “先锋……地雷交给你了!其他人原地待命!”队长不再理北国大兵的反应,径直下达命令。先锋接到命令就接着去拆雷。根据GPS的显示,过了山那边的山谷就是公意村,我们离它并没有多远了。
  “先生!”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唤回了我的神思。
  “先生!要不要我陪你逛街?”听到耳边传来的日语,我扭头一看,一个十三四岁只到我腰部的小女孩竟然向我搭讪:“我叫由美,今年十四岁,由美最喜欢像先生这样高高的壮壮的男生了。”
  “先生,对不起。请退后!”大熊215公分的个头,站在姓孙的面前像座山一样,吓得他不敢动手了,只敢退到远处指着大熊的鼻子在那里骂,他说的是台语,我也听不懂他骂的是什么,好脾气的大熊也没有生气,只是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他,像看一个傻瓜一样。
  “先生,她不是那个意思,你不必这样。我替她向你道歉。”女经理慌忙说道。
  “先生们!”上校军官指着幻灯片上的地图说道,“前几天,也就是三月初,那赫乔武装在南部山区的最后一个堡垒萨伊市被攻破,被我们干掉了约1000人,但那赫乔武装的头目哥达耶夫带着剩下的近2000多人突破了包围,沿吉尔贡峡谷北下,突袭并占领了公意村。这家伙是最著名的那赫乔战地指挥官之一。1992~1993年参加了阿布兹武装冲突,1995年12月14日参加了抢占乌鲁兹——马利丹的战斗,曾指挥了1996年3月6~8日进攻克洛基尼的行动,1997年成为所谓的‘克西利亚共和国’的‘副总理’,1998年1月起被任命为‘国防部长’,1999年6月14日开始领导阿沙克近卫军……”
  “先生们!我能提供一个治疗的地点,你们需要吗?”一个略带怯弱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回头一看原来是Honey,正抱着一大包海洛因有些害怕地看着身边的大汉们。
  “先生们,晚上一点半开船,请准时到码头……Tom先生已经知道登船地点,我们将在那里恭候!”黑川倒是个干脆人,说完鞠了个躬便走了,只是临走时看了一眼快慢机,眼神很是奇怪。  
  “现在?”大家都极为意外,不约而同地看了一下手表,才晚上十点多。
  “现在可以说了吧,队长!”我从吧台上又拿下一瓶威士忌给自己满满地倒了一杯。
  “现在什么时候了?”我不知道自己晕过去了多久,看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现在想来,不管怎样我都不应该动手。如果不是我先挑头,队长是不会动手的。是我太冲动了!”我坐在那里坦承自己的不对,“好了,不说那些事了。你已经明白以后该怎么做了。还是说说现在的情况吧!我来得太急了,还没弄清楚来这边干什么?”
  “相信我,没错的!”快慢机的话让我想起了一则洗发水广告。
  “享受一下监狱生活吧!”屠夫从口袋内拿出盒雪茄塞进了我的口袋内。
  “想啊!有条件吗?”孙风饶有兴致地看着Redback蓝色的大眼睛,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想个办法甩掉后面的跟屁虫!”狼人在另一辆车上说道。
  “想家了?”屠夫布置好阵地架好枪,将身后的M202火箭炮还有炮弹放在一边,看着仍在布置阵地的我笑了。
  “想去取人头?”我靠在门框上看着他,我深知对风暴的承诺对于鲨鱼有多重要,但在如此焦急的情况下仍能谨守军规,确实比我强。虽然现在我也是军人,但达到军人标准的只有体能和作战技巧,操守方面仍无法与多年军旅中出来的鲨鱼他们相比。
  “想说了吗?”我举着枪后退一步,生怕尿液溅到我身上。
  “想知道?跟我们去冲个凉。”屠夫后面跟着大熊和狼人,一群人都光着膀子只穿着裤子。
  “向孟谷河开!”我拍了拍司机的肩说道。
  “像切牛油一样容易!”
  “小……天,不要抠了,不……皮肤都烂了。这是……意外……我不怪你!”母亲颤抖而微弱的声音从边上传来,像尖刀一样刺入我的心中。我茫然地抬起头望向母亲,满是血污的面孔上那对明亮的眼睛中,原来的平静和安详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慌、恐惧,最刺痛我心的是那绝望中包含的慈爱和宽容!这目光恰如一道闪电劈在我的脑心,如潮的惊恐、愧疚和负罪感瞬间将我淹没。
  “小孩子?”我奇怪了,“狼群什么时候改当保姆了?”
  “小姐,茶不是那么喝的!”林子强那极富磁性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身影一闪,我旁边的座位上便多了一个人。
  “小口子?我都感觉不到我的背了。”恶魔一脸你骗谁的表情。              
  “小猫,美女,一会儿我自己行动,你们两个太显眼了!”我在无线电中小声说道。
  “小猫,昨天没有做礼拜吗?”先锋慢慢地趴到地上开始观察,“你可别动,你一晃我的脸就得被炸飞。”
  “小猫踩上狗屎了!”恶魔说道。
  “小天!”母亲在边上拍了我一下,吓了我一跳。
  “小天!小天!”就在我拼命地压抑自己的杀意的时候,母亲的话突然在身边响起,“你看这身衣服怎么样?”
  “小天,不要理她们,我们走!”母亲已经走出门了,看我没有跟上又拐了回来。
  “小天,快放下她。你怎么能打人?你会掐死她的!”母亲满脸愤怒地冲了过来拉我的胳膊,拉不动抬手给了我一巴掌。
  “小天,你在哪儿?出了什么事?”母亲在电话那头惊慌地尖叫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