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扳机从山下冲了上来,看到我的样

发布:admin09-18分类: 九九漫画网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飞机螺旋桨的声音,一艘水上飞机缓缓地从黑幕中显现出来。鹰眼把飞机停到了走私船的边上,也挺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闹剧。而我们则不用招呼,径自爬进了机舱。  
  就在这个时候,快慢机和扳机从山下冲了上来,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慌忙过来帮我拽掉身上切成两段仍纠缠不放的蛇身。我把手从蟒蛇食道伸到口中拽着蛇信子便把它的脑袋从我的头上扯了下来,那感觉就像脱下一顶戴着极不合适的帽子一样。              
  狙击手!意识到这一点,我脑门的冷汗就冒出来了。来不及抬头看一眼子弹射来的位置,接二连三的子弹就打得我抱头蹿回藏身的林肯车边。刚想飞身扑过车尾躲到车下面,几发子弹便抢先一步把后备箱盖打出一排大洞。迎面飞来的烤漆吓得我本能地一仰头,身体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路面上,屁股一着地我脑中就意识到:坏了,这一枪躲不过去了!就在我想就地打滚赌赌对方枪法的同时,耳中无线电响起快慢机的声音:“狙击手,3点钟方向,红色建筑,六楼!”
  卡烈金看了看已经开始原地待命的狼群,又看了一眼自己挂彩的兄弟举棋不定,倒是他的手下自己请愿要坚持前进,没有让他为难。不过有了狼群做参照,他似乎也感到如果让他的人强攻过去似乎很残忍,只好下令炮兵不停地轰炸对面的树林,并要求空军支援,让当兵的暂停进攻。
  卡烈金让那个男子的家属都下来,留下他一个人给我们带路。这时候队伍才又开始前进。有了这个人带路,我们绕起了大圈子,虽然多走了些路,但却没有人触雷受伤,大家都觉得挺值的。
  看到边上的王管家脸色由白变紫,我一把将他拉到一边上,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有你这样的保镖吗?你这不是添乱吗?”
  看到队长越来越白的脸色,我们知道对方的话也不怎么好听。最后队长把手中的无线电话机重重地摔在地上,不过好在是军用器材,抗摔打性还是不错的,拿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
  看到母亲伤口的血不再溢出我才松了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时我才慢慢地恢复了思考的能力,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看到那家伙握住Redback的脚踝时,我就知道坏事了。结果还没来得及拉住她,那家伙已经被Redback踢飞了起来,在空中飞出去三米多远,砸倒了一大片人才停住。这一下全场的人都从迷幻中醒过来了,舞池内一下就冷场了。数百人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蹲在那里擦脚踝的Redback,都愣住了,连林家姐弟也傻了眼,看着我们几个保镖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那位准将走出去,我们才自由活动。我整理好刚才被扒开的衣服,因为边上有几个女职员瞪着大眼盯着我直流口水。没想到女人也可以骚扰男人,而且更恐怖,弄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看到旁边车子里孙风咬牙切齿地对着我们这边骂个不停,想必是心痛自己的车子,因为我看到他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他可不像我们一样有天才在背后做技术支持,想要什么车就有什么车,估计他这辆车是千辛万苦才搞到的,坏了也就这一辆了。不过他仍不敢减速,硬着头皮和我们抢道,估计是更害怕输了后的“悲惨”下场带来的动力吧。
  看到他的动作后,我想都没想直接从身旁公子哥的后腰枪套里拔出了他的备用枪小P7,隔着玻璃对他就是三枪,子弹准确地命中那家伙的手臂和肩膀,带起一溜血花把他掀翻在地,这时候面前的橱窗玻璃才哗啦一声碎成粉末散落地面。枪声一起,商场内顿时乱成了一片,惊叫声、混乱的脚步声、橱窗玻璃被挤破的动静不绝于耳。店内的售货员都吓傻了,一个穿比基尼的小妹竟然吓得小便失禁,站在那里边尿边定定地看着我,样子奇怪至极。              
  看到我的表情又变得扭曲,屠夫赶紧岔开话题说道:“医生他们也来了,你的事问问他,或许有解决的可能。”
  看到我根本不在乎地站在那里,底火没脾气地举手投降:“得了,你穿军服,不怕这些东西,等你也换了正装,咱们再算账。”
  看到这个情境,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跳起来大叫道:“我想到了!我有法子了!”不顾恶魔奇怪的目光和队长的怒吼,我飞快地奔回小猫的身边。等我悄悄地走回小猫身边的时候,小猫已经开始做天主教徒临死前的忏悔了。什么小时候把家里的猫尾巴烧了,打了祖母最喜欢的古瓷盘,偷了隔壁院里的苹果……听得边上正在想办法拆雷的先锋都没法集中精神了。
  看到这几个女人下车,我赶紧搂住了身边的Redback,这家伙最见不得贩卖女人了,我曾和她为了追查一个雏妓贩卖集团,跟遍了南美和东南亚,她亲手干掉了百十号蛇头。我相信看到眼前这一幕,她一定会找麻烦的。
  看见我满身是血地推门走进来,原本吵闹的会客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转头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厅内真是坐了不少外人,有血腥妖精的,猎兽人的,C4的,还有海盗旗的,连汉克那个北国大肚子都在场。
  看见我拿出针管他们反而更怕了,估计是卖毒品让他们比常人更清楚药物的厉害。我抓住一个扒光了衣服个头最小的家伙,手指探明颈外静脉的方向及深浅,一针扎在他的脖子上。这个位置离心脏近见效快,只是逼供用的药浓度极高,在这个位置扎针效果虽好,但有可能会要人命。从他的反应上看应该是很疼,其实在我接受过的医疗急救课程中,还真没有在脖子这么危险的区域进行过注射的。
  看了看路上拥挤的难民,多普尔甘格夫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同意我的方案。离开主干道没多远,便开始不断有炮弹落在道路两旁,爆炸卷起的气浪把汽车掀得前仰后合。挡风玻璃被飞散的弹片和石头碎块砸得粉碎,一股温热呛人的火药味冲进了车内。司机吓得瘫在方向盘上不敢动弹了。
  看了看手中贴着口气清新图标的喷雾桶,我看了一眼屠夫问道:“这东西能用吗?”
  看了看她曼妙的身材,我实在想不出她能把这把刀放在什么地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